new50 > 閱讀 > 專欄 > 03: 醫生篇

柱賀

金融業資深經理人

五年級的取捨與追逐

03: 醫生篇

我們來到這個人世間,是天使還是撒旦接引過來的?這不好說,難以求證。但是,醫生呢!肯定是「奉獻雙手」的重要角色之一!

人食五穀雜糧,豈能離生老病痛?在柱賀的腦海中,有幾位醫生,是此生有幸能相逢,而且是「貴人」等級的;當然也會有令人印象深刻,避之唯恐不及的。

首先這位陳醫師,是在大女兒出生後,門診認識的。新手父母,尤其是下一代中第一位出生的寶貝,整個家族都捧在手掌心,當有病痛時,也是動見瞻觀、心急手亂。那時候陳醫生溫文儒雅的看診態度,詳實迅速的檢查流程,看在眼哩,醫在心裡。漸漸的,他幾乎成了我們的家庭醫師,後來從小型區域醫院獨立開了診所,我們當然成為最忠實的「患者」,尤其柱賀本身厭惡吃藥的怪症,吃不下藥粉、膠囊,藥丸體積太大也吞不下,數量太多的話就乾脆不吃了!這也讓醫師在開藥方時傷透腦筋,這開個藥方「討價還價」間,一晃竟也快30年了!

第二位黃醫師,是個耳鼻喉科的專科醫師,當年在公司斜對面,聽聞也是業界小有名氣。殊不知某次小朋友耳朵不舒服前往看診,診察時劈口就罵,你們怎麼當父母的?有定期幫孩子清耳垢嗎?這麼多耳垢才來要我幫你們清?有沒有搞錯?柱賀當下身高從175公分立馬長高到一丈二,摸不著頭腦,還外帶三條線。還好三條黑線維繫住了理智線,唯唯諾諾後,列為拒絕往來戶,不尚多言。

征戰職場多年後,縱無外傷亦有暗疾,這下開始了中醫的調養之路。這位依然是陳醫師,年紀相仿,卻知識淵博,筋骨傷害復健是其成名的絕技,這簡直是我們這職業傷害的救星,加上其曾經是金融圈的一員,談話間更是志趣相投。近年來在陳醫師的調理下,這副中古身軀雖然無法脫胎換骨,但應付著職場上的重重波浪襲擊下,變得可以談笑用兵,使命必達。最近鬧了一個笑話,因為身體內的「瘀」(指氣血不順)較嚴重,醫師建議可以到中藥行買「大黃」切片沖熱水喝,但不可用煮的,用煮的效用會類似瀉藥,效用不一樣。我們很聽話,但為了出差方便,所以取了一片「大黃」切片,用熱水沖,然後放到保溫瓶帶走。

可想而知,保溫瓶類似悶燒鍋的作用,下場當然就「杯具」了!醫師講得很清楚,我們聽得很明白,但卻沒能弄明白醫師的清楚。咱們下次再聊。

編輯|李盈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