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50 > 閱讀 > 專欄 > 21: 108的意義(二)

柱賀

金融業資深經理人

五年級的取捨與追逐

21: 108的意義(二)

上回提到,不出意外的話就一定會出意外,本週我們一起來聽聽故事,也可權充茶餘飯後的話題,讓結果來反推當時的情境,柯南也能讓各位做看看。

過魚池鄉21號縣道,路旁常見有揮汗奮力騎著單車的年輕人。以前經過的時候還偶而會開車窗喊一聲加油!時至今日當然不做這種可能招人白眼的傻事了,而奇怪的反而是開龜速慢車的人常佔用內線超車道,你不能逼車,你不能閃大燈,你只能心中OS的變換車道來達成你的目的。就在快接近一個右側小叉路的地方,在內側車道遇到前述慢車,只能閃著方向燈右切回外側車道超車,卻不想路肩的白線上有單車騎士,而他正往車道內側切入,因為那個小叉路入口有個不明人士正擺放三角錐把路肩及半個外側車道給擋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近半個車身重疊之下,踩剎車、轉動方向盤、扭轉車身動線,…一連串的閃避行動把傷害降到最小。雖然,單車沒有倒,騎士人無傷,兩輛汽車也沒有同時佔有一空間,僅有的接觸是我的保險桿側面微微的擦撞到單車輪胎。我認為是神明的眷顧,停下車後、開閃燈,立馬下車關注騎士狀況。他歇斯底里的破口大罵,問我怎麼開車的?問我怎麼可以碰到他的單車?(你知道這單車多貴嗎)問我為什麼不去死?

聲明,我沒有超速。但我低聲下氣的一直說,對不起!詢問他有沒有怎樣?(但他就還跨乘在單車上)問他要不要先報警?想要協助他把單車移動到路邊(避免二次傷害)…但他還是沒有消氣得大罵,說今年已經被我這樣的駕駛給撞過三次了,說我這種人就該去死一死,說不准我碰觸到他的單車(說我賠不起),我只能小心翼翼的說,對不起!終於,火山爆發後的間歇時間,他可能也發現了,單車無恙,人好像也無恙,然後我的態度也許他不滿意但也只能接受,然後問我的line,互相連線後,由他口述內容,簽下和解書來了結這次的孽緣(當然,他保留如果他回家後心情不爽,可能還會反悔的餘地)。

我覺得社會百態,不幸遇到這樣的麻煩事被臭罵一頓是認同的。先不說對錯的問題,「被撞三次」的不幸讓他難免有些無限放大的心理陰影,如果立場互換,也許我不會有這樣的做法但不舒服是一樣的,當時的時空環境,我只能選擇這種「輸的起」的作法,讓尊嚴、對錯、語言習慣都能成為置換「冤家宜解不宜結」的代價。這並非鄉愿,因為只要你願意,只要你懂的因地制宜,可以化干戈為玉帛,前提是底線守住,是損失最低。

  每一篇手抄心經的最終「迴向」,最常用的都是「至親」,因為老師說「親親之殺」;然後也嘗題上「善緣」,祈禱著天地間那莫可明言的緣分:至於落筆「冤親債主」時,當時那一幕,讓我不得不:吾日三省吾身…,原來,所謂的成長也許就是「知錯能改」,該思考的問題是心安平安。

編輯|李盈瑩